旋乐吧spin8官网App
扫码下载APP
扫码下载APP

您是个人用户,您可以认领企业号

第三方账号登录
·
·

Hello,新朋友

在发表评论的时候你至少需要一个响亮的昵称

GO
资讯 > 移动互联网 > 【创·观察】投资江湖18年风云录:VC/PE的铁砂掌,BAT的无形手
分享到

【创·观察】投资江湖18年风云录:VC/PE的铁砂掌,BAT的无形手

时间:11-21 00:00 阅读:189次 转载来源:创业最前线

作者?| 蛋总

来源 | 子弹财经

互联网风险投资犹如一个江湖,南面是腾讯的马化腾;张朝阳家是西安的,是西毒;马云的地位就像王重阳,中神通,是盟主吧……可我,还是喜欢黄药师。”汪潮涌曾对“中国VC”做过这样一个比喻。

不过,这个金庸迷确实被人称为投资界的“黄药师”。

15岁考取华中理工大学,22岁加入摩根大通,33岁被国家开发银行聘为顾问,随后创办信中利国际控股公司,累计管理外币基金规模约12亿美元,人民币基金规模接近30亿元人民币。

翻看汪潮涌的人生履历,用“黄药师”来类比也不为过。

“桃花影落飞神剑,碧海潮生按玉箫”是黄药师武功造诣的写照,金庸对笔下这个绝顶高手的偏爱尤为明显——黄药师上知天文,下通地理,五行八卦、琴棋书画、农田水利、经济兵略等无一不晓,无一不精。

说起来,汪潮涌的投资做派与黄药师确实有些神似,宛如飞花拈叶,弹指神通。

1999年,汪潮涌把在美国投资的eBay、雅虎、Intel等互联网公司股票全卖掉,筹集了1000万美元创立了“信中利”。

这个名字来自巴菲特对他的一句忠告——1995年9月,他在北京与巴菲特共进晚餐,巴菲特说:“年轻人,相信中国,你就能获得巨大的盈利”。

汪潮涌

信中利是国内最早从事VC/PE基金管理业务的独立投资机构,一开始就将目光对准了国内巨大的市场空白——科技企业,随后投出了搜狐、百度、瑞星、华谊兄弟、北大青鸟等公司。

同年,“十八罗汉”在杭州注册了阿里巴巴;陈天桥筹资50万元创立了盛大;梁建章、沈南鹏、季琦、范敏成了“携程四君子”,用10页商业计划书获得IDG 50万美元天使投资;新浪网的王志东获得了2500万美金的风险投资。

一时间,中国的创投江湖开始热闹了起来。

天下武功,林林总总。除了名门正宗如少林武当,人人敬畏,但武林之大,凡修得神功快剑者,亦可独步江湖,一争高低。

而中国的投资江湖也是如此,十八年来的风云变幻,或许比武侠传说更惊心动魄。

1999年,当纳斯达克迎来史上第一波科技股狂潮时,谁也没想到雪崩来得如此迅猛。

一年后,泡沫破裂后狂跌90%的大崩盘,美国股市哀鸿遍野,击垮了人们对投资、创业和互联网的信心。

不过,远在太平洋彼岸,中国投资行业的大门才刚被开启。

推开这扇门的人,是一群“拓荒者”。

自“中国风险投资之父”成思危向中央提交了“一号提案”后,为中国创业板设立的“十年之争”刻下了第一笔,也由此带来了大量创投机构的萌发。

在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拂下,深圳政府总是敢为人先——1999年斥资5亿元成立“深圳创新科技投资有限公司”(简称“深创投”),任命“中国证券业三大教父”之一阚治东出任第一任总裁。

人才与资本闻风而动。

2000年,达晨创投、同创伟业在深圳成立,这是我国第一批按市场化运作设立的本土创投机构。

吴尚志无意中成为了中国私募股权投资历史上的开创者——他创立的“鼎晖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为国内第一家以有限合伙制运营的私募股权基金。

这一年多里,190多家创投机构在深圳设立了大本营。

正当大家摩拳擦掌,准备大展身手时,突如其来的黑色风暴从大洋彼岸呼啸而来。

2000年4月3日,微软垄断案宣判导致了单日最大跌幅,直接拉开了科技股高位崩落的序幕。

在美上市的三大门户网站新浪、网易、搜狐亲历了这一惨烈的全过程。

搜狐惨遭抛售,股价一度下跌到1美元附近,张朝阳愁得整宿睡不着觉。

但汪潮涌笃定搜狐能起死回生,便大量收购搜狐股票,被嘲“人傻钱多”。

IDG的熊晓鸽却能理解这种举动:“在泡沫最低的时候,实际上也有很多机会。”

短短几个月里,投资江湖上风声鹤唳,人心惶惶,资本寒冬在春夏之交来临了。

这场重创让人民币基金遭受了远大于美元基金的打击,直接导致创业板的搁浅,国内的投资机构纷纷把钱袋子系紧了。

国内大批互联网公司难以融资,失血而亡,能成功拿下融资活下来的幸运儿,在日后都成为了互联网巨头,比如BAT。

2000年的春节刚过不久,熊晓鸽和李泽楷联合投资腾讯220万美元(各占20%股份),不仅将命悬一线的腾讯救出了泥潭,还赶在纳斯达克股价狂泻之前让腾讯安然渡过了这场互联网史上的大劫难。

杨飞则带着IDG的150万美元,拿下了百度5%的股权,这是他对李彦宏的一场“豪赌”——

彼时距股灾过去仅5个月,全球资本都对互联网公司“避之唯恐不及”,但他还是决心一试,虽然签约前一晚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彻夜未眠。

5年后,百度上市为IDG基金带来了100倍的投资收益,回报数高达1亿美元,IDG一战称雄。

“投了百度、腾讯,漏了马云,是我们的心头之恨。”熊晓鸽对此后悔不已,但他错失了阿里巴巴情有可原。

熊晓鸽

阿里巴巴创立伊始,在创投领域最受瞩目的是门户网站和搜索引擎,马云的电商网站模式前途渺茫因此“钱景荒凉”,但在得到高盛、富达投资的500万美元天使投资后,从此不再缺投资,甚至连连拒绝了38家VC。

马云不仅能说会道,眼光独到,还有“外资金童”蔡崇信作为得力助手,在与孙正义反复商讨后,拿下软银2000万美金帮阿里巴巴成功渡过了这场世纪风暴。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耳熟能详了。

不过,在当时的孙正义看来,他的野心并非仅是阿里巴巴。

他设立的3支基金——软银中华、软银中国、软银亚洲在中国先后投资了新浪、网易、8848、当当网、携程等20多家互联网公司,但由于进入时机不对以及投资规模过小,软银中华和软银中国都没有在中国的投资江湖“激起浪花”。

股灾后的3年,是全球资本市场的至暗时刻,大批投资机构资金链收缩,不少机构破产清算,饱尝“富贵险中求”的辛酸。

进入2003年后,美国政府救市起效,纳斯达克终于复苏,太平洋两岸的资本市场开始回暖。

汪潮涌在低位入场时收购的搜狐股票,让他一下子收获了超过15倍的高额回报,众人惊羡不已。

2003年5月,由阎焱掌舵的软银亚洲以4000万美元注资盛大,陈天桥终于不必担惊受怕“盛大明天就有可能死去”。

阎焱

除了VC/PE大举挺进国内互联网市场外,同样对中国市场重燃希望的还有对冲基金。

老虎基金,这家资产在18年内从800万美元膨胀到220亿美元,又在之后的2年时间内萎缩至60亿美元的基金公司,经历过大起大落后于2003年回归中国,在携程IPO前最后一轮融资中毅然进场。

对于准备在美国上市的公司来说,在上市前获得重量级的美国机构的投资尤为重要。

2003年9月,老虎基金以1000万美元战略投资携程,3个月后携程赴美上市,成为中国在线旅行社(OTA)第一股,发行价为每股18美元,以24.01美元开盘,并以33.94美元的价格结束交易。

这是纳斯达克3年来开盘当日涨幅最高记录,也创造了当时互联网行业从创业到上市仅花4年的神话。

就连“携程四君子”都觉得有点懵,成功来得实在太突然。

“很大程度上我认为,在大潮当中,我们是被推着往前走。”沈南鹏依旧谦虚,成功者总会把成功归因为幸运。

2004年的春天,那真是一个万物新生,春回大地的季节。

一宗IPO赶走了全球股市的阴霾——谷歌上市为投资者们带来了高达1500倍的回报。

一夜间,谷歌的投资者红杉资本、KPCB成为全球投资界最耀眼的明星,美国投资者重燃对私募股权投资的兴趣。

他们把目光投向了对岸的中国。

夏天的蝉鸣还没响起,来自美国24位顶级投资人迫不及待地进行了一趟为期6天的中国考察之旅。

这趟旅程过后,人人心里都打起了小算盘。

彼时,中国市场的潜在机会虽多,但由于市场环境的特殊性和复杂性,只有看得懂“本土商业模式”的人才能找到真正的投资机会。

说到底,VC应该是一门本土化生意。

此前,中国创投圈模仿硅谷模式,Copy to China让人们找到了一条成功捷径:

用最快的速度学习美国成功的商业模式,接受投资后迅速本土化,赢得用户并获取收入,最后到美国资本市场IPO。

不过,这些被称为“flyingVC”的美元基金在中国遭遇了水土不服。

“这些美元基金在中国没有本土团队,投资人飞过来,跟企业家见几次面,决定投,之后就很少再见面。他们对中国不了解,也几乎无法为创业者提出有效建议。”北极光创投创始人、董事总经理邓锋曾如此回忆。

当时,美元基金机构唯有一边在中国设立办事处,一边采用“Fund of Funds”的方式投资中国本地VC,借助后者的本地渠道,减少进入中国市场的风险和成本。

24位投资人考察过后,开始琢磨着在中国设立本土团队。邓峰当时就在这24人的队伍里,归国后成立了北极光创投。

邓峰

随着e龙、金融界、空中网、前程无忧、盛大等纷纷赴美上市,中国互联网恢复了元气,迎来了新的“窗口期”。

盛大在纳斯达克上市时,募资1.52亿美元。8个月后,在阎焱的主持下,软银亚洲在盛大的股价高位时退出,获得回报高达6.8亿美元。

这是当时对中国公司最为成功的投资之一,软银亚洲声名大噪,被冠以“互联网财阀”之称,阎焱被捧上了神坛。

更重要的是,软银亚洲的成功退出让投资者们看到了曙光——在中国做VC可以赚大钱。

紧接着,软银再度注资阿里巴巴,加上富达(Fidelity)、纪源资本(Granite Global Ventures)和TDF华盈基金,阿里共获8200万美元融资,这是当时中国互联网企业获得的最大的一笔私募基金。

中国的互联网产业蓬勃兴起,历史的车轮快速碾过。

人们终于从2000年那场巨大的股灾中复苏过来,抖落身上的碎石,拍去衣角的尘土,在倒下的废墟中重新拾起勇气和信心,开始重建家园。

2005年,中国证监会发布《关于上市公司股权分置改革试点有关问题的通知》,宣布启动股权分置改革试点,这也就是载入中国资本历史的“股改全流通”

同年9月,沈南鹏离开携程,与“华尔街猎手”张帆组成了最佳拍档——规模达1.68亿美元的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成立,标志了美元VC基金的管理团队开始快速本土化。

沈南鹏与张帆

带着巴菲特的投资理念从美国归来的张磊,创办高瓴资本,他对于价值投资和长期持有坚信不疑,打定主意要在中国找到“具有伟大格局观的坚定实践者”。

很快,他决定将第一个赌注押在腾讯身上,迅速买入腾讯股票。腾讯刚在香港上市一年,市场反应一般,但张磊看中了腾讯巨大的流量入口,这等于把握住了互联网的发展航向。

张磊

而作为软银体系中表现最好的一支基金,软银亚洲通过募集超6亿美元,使赛富亚洲投资基金实现了独立,这是中国VC行业的第一次裂变。

“独立是每一个基金投资管理人的梦想,能否融到钱非常关键,融不到钱就只能跟别人玩,如果团队能单独融到钱就可以独立。”阎焱作为软银亚洲的掌舵者,顶住了一切压力坚持独立。

不久后,徐新决定离开霸菱投资,与英联投资原董事温保马一起创立了“今日资本”。

徐新

如果林朝瑛活在现代,或许就像徐新这般——论武功不在王重阳之下,智商可与东邪黄药师媲美,自创玉女心经,轻功造诣当属第一。

徐新自认是“狙击手”的投资风格:“不轻易开枪,开枪比较准。”她一直在找“杀手级”创业者,想要做一个长青的公司,投资期限拉长到28年。

2006年,原德丰杰全球基金董事符绩勋加盟GGV出任合伙人;原新浪网联合创始人和首席运营官林欣禾出任DCM中国合伙人;一年后,KPCB和华盈基金(TDF Capital)合作成立了凯鹏华盈中国(KPCB China)。

至此,阎焱、沈南鹏、张磊、徐新、符绩勋、林欣禾等投资圈的风云人物相继以更独立的姿态游走于投资江湖,这是中国投资史上量变到质变的一个缩影。

然而,经济的周期性总是如约而至,盛极必衰的历史规律避无可避。

人们刚从股灾中逃离不到五年,经历了三四年的资本“大跃进”,新一轮风暴的袭击让中国创投市场被动地迎来了一场急刹车。

2008年,中国经济内忧外患。

美国严重的次贷危机引发了席卷全球的金融风暴,国际油价冲高回落,国内经历了雪灾、地震、流动性过剩、物价上涨、出口大幅下降……

恐惧和悲观的情绪在创投界迅速蔓延。

刘强东一夜间愁白了头。

京东虽然体量越做越大,但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更要命的是在资本市场上融不到钱,估值从最初的2亿美元断崖式下跌至3000万美元。

徐新在危机爆发之前已经给了京东三次过桥贷款,彼时面对京东的危机,她开始担忧已投出的钱会不会变成“竹篮打水一场空”。

危机所引发的资金链收缩、上市公司市值大幅下跌,使得各公司必须调整其财务战略,以确保有充足的财务弹性。

“在中国做投资,不适合内心软弱的人。”张磊在经历这些风暴后,心有戚戚焉。

幸好,政府来雪中送炭——2009年10月30日,耗时十年的“中国的纳斯达克”创业板终于开通,随后险资开闸、双创浪潮迎面扑来……

在黑暗的寒冬中苦熬多时的投资机构,终于等来了鱼鲜蟹肥的时刻,大多数都收获了成百上千倍的回报。

靳海涛执掌“深创投”不到6年,在2010年就有26家所投企业IPO上市,创下了全球同行业年度IPO退出世界纪录。

业内戏称:深创投“狩猎”创业板。

当这些投资机构为大量互联网科技企业的开枝散叶提供了充足的资金养料后,企业茁壮成长,根系庞大,逐渐意识到要稳扎稳打就要与资本“同分一杯羹”。

BAT相继从2009年展开投资,仅一年就布局了各自的产业生态,其投资战略背后是各家公司的补短板策略,以及对未来风口的押注。

马云的确称得上“风清扬” ——得到独孤求败剑法精髓,年轻时多少英雄好汉佩服,还能把天下诸多兵器一一尽破。

当“十八罗汉”把阿里巴巴推进全球互联网TOP 10的同时,也把投资的版图扩充至海内外:

陌陌、微博、滴滴出行、大搜车、商汤科技、小红书、宝宝树、易果生鲜、Tokopedia、Lazada……

腾讯则有“投资大拿”刘炽平,带着一帮从高盛、贝塔斯曼投资、摩根斯坦利等知名投行出来的顶尖高手,以快速、精准、专业的投资风格攻城拔寨,逐渐成为腾讯合纵连横、广泛布局的投资战略先锋。

知乎、同程旅游、易鑫、B站、虎牙、优信二手车、拼多多、人人车、Lyft、Snapchat…一一被纳入腾讯版图。

刘炽平

不像阿里和腾讯那样“雨露均沾”,“All in AI”的百度显得很专一。

百度风投已经投资超过50个项目,主要涵盖AI底层技术、AI行业化和智能场景三大领域,例如投资8i和YI Tunnel等,蔚来、威马两大新能源智能汽车的身后也有百度的支撑。

全资收购KITT AI、渡鸦科技、xPerception,以及投资首汽约车、蜻蜓FM、作业盒子等,百度聚焦与自身有强联系关系的领域,收购后整合融入百度现有业务。

去年,百度新增了两员猛将——刘维、李昕晢,形成了由百度风投、百度资本和百度投资并购部组成的“三叉戟”之势。

曾被视作在投资并购市场上缺乏野心的百度,重整旗鼓。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

至此,在中国的投资江湖上,多了强悍的BAT战队。

当BAT和独立的投资机构去竞争同一个项目时,往往更能掌握议价主动权——他们手上的王牌是整个中国市场的上游资源与下游渠道。

这些资源能带来的协同效应与产生的协同溢价是单纯的投资机构无法比拟的,如果无法获得BAT的青睐,也就意味着公司无法在这个行业里立足。

因此绝大多数创业公司更愿意选择站队BAT。

而BAT往往能获得其中的绝大部分利好,他们只需要用很低的价格就可以获得一个项目的投资机会,而这也会激励BAT更加激进地投资新项目。

中国互联网未上市创业公司估值前30名的公司,80%背后都有BAT的身影。

回想起2015年,滴滴、快的合并时,幕后推手之一、华兴资本的CEO包凡兴在酒店翻读《希腊神话》,突然有一种感受涌上心头:

“我觉得现在的场景就像希腊神话一样,我跟滴滴、快的这些兄弟们就像在人间打仗的凡人,而BAT就是天上的神仙,看着我们这些凡人打仗。这两年发生的这些案子,可能每个案子背后都有BAT这只无形的手。”

58同城和赶集网合并背后站着腾讯和百度,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滴滴和快的合并时的背后推手同样是阿里和腾讯,携程与去哪儿网合并背后则有百度的推动。

BAT的无形手已经覆盖了中国绝大部分的互联网企业,“只手遮天”的能力甚至深刻改变着整个互联网产业的发展进程,促使互联网行业从自由的野蛮生长进化到规模化、体系化的垄断模式。

如此一来,BAT“内有护城河,外有远征军”。

“以无法为有法,以无限为有限,以无招胜有招,以无形胜有形”,恰好是武功的最高境界。

“我觉得中国创投行业的第一个阶段基本上已经走完了,国内第一梯队的投资机构已基本见分晓。”北极光创投董事总经理姜皓天表示。

其实,在2012年证监会停止IPO审核时,已经为这个行业洗牌了一轮。

彼时,一大批投资机构因为投机做Pre-IPO而折戟沉沙,而被投企业上市变得遥遥无期,而基金的期限又短,LP投资人的压力很大,这些机构不得不被迫清盘转让被投资企业的股权。

在姜皓天看来,如今投资领域内部分曾耳熟能详的名字已逐渐消失,但也有部分机构快速成长、跑入了第一阵营,BAT就是快速入局的重量级玩家。

在高手如林的江湖里,有人低调隐退,有人声名鹊起,向来如此。

2017年的北京,多风少霾。

在这座被折叠的城市里,大风刮到大望路,沈南鹏脸上难掩春风得意——他的团队捕获了13只新晋独角兽。

张颖、邵亦波、徐传陞一同创立的经纬中国,IPO成功退出9个,成为投资江湖里最酷的“独角兽捕手”,滴滴出行、陌陌、暴风科技、奇虎360和猎豹移动都是他们的战绩。

左为邵亦波,中间为张颖,右为徐传陞

高榕资本的Founders’ Fund 将国内那些资金和资源两手在握的互联网新贵们纳入麾下,有一大半LP是BAT、小米、搜狐、京东等TMT公司的创始人和高管。

BAT的“资本鱼篓”里也是沉甸甸的。

百度的134笔投资中有11家公司已上市或待上市;阿里的296笔投资中有22家公司已上市或待上市;腾讯的483笔投资中有28家公司已上市或待上市。

然而,胜利的喜悦并没有维持太久。

2018年,整个资本圈突然陷入了集体性焦虑。

无论是持续了半年多的中美贸易战,还是国内金融去杠杆、资管新规、连环爆雷下的从严治理、社保新政、楼市新政、消费降级等等,很多新闻都很难让人振奋。

加上一级市场的“水源”紧缺,独角兽们奔向二级市场补血,小米、美团、映客……港股上市潮来袭,不少公司上市后破发,有些科技股的股价几近腰斩,大盘一片狼藉。

自古以来,商场就如江湖,有人风光,必有人黯然。

对投资者和创业者来说,九死一生或许是命运安排的剧情,创投路上没有坦途。

无常和变化是商业的永恒主旋律,“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仍是投资人最大的期许。

当天猫“双十一”的狂欢落下帷幕,最终实现2135亿元成交额;网易、京东、苏宁等电商也有不俗的表现;AI行业几番高歌猛进,文娱、新零售与K12教育行业依然在激烈竞赛中…

站在这些企业背后的投资人们,应该对未来还抱有期待。

不过,寒冬之下,一级市场的资本洗牌在所难免。

投中网分析认为,国内VC/PE行业将呈现出更加清晰的“金字塔”结构:除了头部几家平台级的超级投资机构外,其余多为聚焦垂直领域的“小而美”基金,或专注特定领域的产业基金。

毕竟,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奇人凤毛麟角,精通一门绝学也能笑傲江湖。

结语

结语

在《射雕英雄传》里,铁掌帮帮主裘千仞擅长“铁砂掌”,在短短几年时间,让铁掌帮从一个小小的帮会发展成一个仅次于丐帮的天下第二大帮。

铁砂掌需要很高的武学天资,加上勤学苦练几十年,方能大成。当铁掌帮威震江湖,后续有人时,在帮派林立的江湖里已少有英雄的故事。

一开始,众人都醉心于风流人物的奇闻逸事,贪看英雄之间的生死对决,但当帮派真正崛起时,英雄时代就结束了。

投资行业亦是如此。

从2000年至今,投资者们将一个“舶来品”从外来基金为主发展到本土化行业,一步一脚印地开荒拓土,一招一式地勤学苦练,投资行业已经从中国金融圈的边缘行业走到了聚光灯下,也成就了一大批互联网企业。

18年过去了,泡沫危机、上市潮涌、金钱流转、周期变幻、BAT入场…多少人的悲欢离合,多少事的千回百转,都在这个行业的浪潮裹挟中起起落落。

江湖浩荡,众声喧哗;看客云集,英雄辈出。

资本的水,深不见底;江湖的局,纵横捭阖。

谁又将提笔续写下一回合?

信息来源:《中国创投简史》与《18年,中国VC/PE第一阶段的赛跑已经结束了?》,图片来源网络。

?中国领先创投新媒体

100W创业者及投资人关注

?? ?投稿合作? 微信:cyzqx2013

声明:本文由创业最前线企业号发布,依据企业号用户协议,该企业号为文章的真实性和准确性负责。旋乐吧spin8官网作为品牌传播平台,只为传播效果负责,在文章不存在违反法律规定的情况下,不继续承担甄别文章内容和观点的义务。

评论

未登录的游客
游客

创业最前线
创业最前线
关注企业号
0
分享次数
0

创业最前线是一个创业投资“第一自媒体”平台,致力于提供关于创业投资的第一手消息。隶属于深圳市亿博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TA的其他文章

阅读下一篇

精诚以诺财务总监李晶辞职

精诚以诺财务总监李晶辞职

返回旋乐吧spin8官网旋乐吧国际娱乐

?2015 旋乐吧spin8官网版权所有ICP许可证书京ICP备15013664号RSS